如果大家忘记网址,请使用永久备用网址 meira-nawal.com 来访问本站!网站公告 看片指南 留言求片
如果您觉得逼我啪好请告诉您的朋友, meira-nawal.com 备用网址发布 请收藏!
  • 妈妈的阳光沙滩
四五岁左右的夏天,妈妈和爸爸狠狠吵了一架,因爲年纪小,自己记不清起因是什幺,只记得吵完架之后,妈妈哭着收拾了行李,带着我急匆匆出了家门妈妈没有带着我直接回她的娘家,而是在当地附近的火车站临时买了车票,带我上了一辆通往未知目的地的火车。窗外的景色在嗒哒嗒哒的声响中向后飞驰而去,妈妈用一两袋零食成功堵住了我的各种疑问,自己一个人红着眼眶默默不语。面对车裏的炎热和拥挤,以及妈妈的不理不睬,到了后半程我开始大哭大闹,幸而后来从车窗外看到了从未见过的大海,加之妈妈的安抚,我才得以消停。记忆裏两个人应该是来到了一个海滨城市,妈妈本来打算去暂时投奔她的某个女性朋友,结果到了一栋小公寓的楼上,门口出来的一对衣衫褴褛的年轻男女对着大包小包的我们,委婉地说明了实在是住不下。母子两个不得已又回到了人来人往的大街上,我擡起头望着身旁神色犹豫不定的妈妈,她的眼中明显闪过一丝慌乱。我至今还清晰地记得妈妈那时的模样。年轻的她留着一头那个年代最具特色的乌黑直发,带着一对大的彩色塑料耳环,有些哭花的黑色眼妆并不能掩盖她绝美精緻的面容。加上浓烈的大红唇,头戴一顶圆圆的太阳草帽,搭配着一双精细的黑色高跟凉鞋,更让她多了一丝美少妇的成熟气质。当时妈妈穿的是一身简洁修身的吊带黑色长裙,露出的肩膀与修长的手臂,肌肤在纯黑色系的衣服下显得尤爲雪白,整个人显得苗条和漂亮。小时候不止一个小伙伴说过,妈妈特别像是某个电视裏出现的明星,算是那个年代少有的美人。在童年的记忆裏,我还没有看到过比自己母亲更加明丽动人的女性。这样的母亲在熙熙攘攘的人群裏显得有些扎眼,路过的行人纷纷侧目,看着这个提着行李带着孩子,有些孤独无助的美豔女人。不久我开始小声表达疲惫和饑饿,妈妈一边有些心疼地安抚着我,一边快速思考着。一跺脚,妈妈伸手拦了一辆出租车,母子两个在当地找了一家廉价的宾馆住了进去。宾馆靠近海边,看样式应该是用旧的职工宿舍楼改的,门外长长的走廊正对着一片小沙滩。吃过晚饭,回到三楼的房间,我无聊地看着宾馆的电视,眼皮渐渐沈重,而一旁的母亲却依然闷闷不乐,拨弄着因爲刚洗完澡而湿漉漉的头发,不知在想什幺。第二天,妈妈问着路带我去附近的户外公园裏玩了一上午。我在各种跷跷闆和小火车之间玩的不亦乐乎,妈妈却还是有些意兴阑珊。到了下午,妈妈静静闭着眼地躺在宾馆床上,叫我自己看电视玩。我哪憋的住,没过一会儿便闹着嚷着要出去。拿我没办法,妈妈只好带我下楼,让我一个人在宾馆后面的小沙滩玩沙子,自己则在边上的露天茶坊坐着发呆。天气并不好,没有阳光蓝天的大海只是一汪普通的水,沙滩上也没什幺人。不知过了多久,天色开始渐晚,天空也开始略微放晴。感到有些累了的我小跑着回去找妈妈,却看见妈妈对面座位上多了一个年轻的男人。两个人看上去相谈甚欢,妈妈的脸上还露出了好久都没有过的愉悦笑容,在西沈的太阳和海风的吹拂下,显示出摄人心魄的美。我叫喊着回到妈妈身边,男人看着先是故作惊讶的说了一句“咦?这幺大了?姐姐我可真没看出来!你保养得太好了!”然后笑着亲切跟我打招呼。妈妈让我叫对面这个男人“段叔叔”,我随即应了一句,男人夸了一句“好懂事啊”后,两个人又继续有说有笑起来。虽然喊的“叔叔”,可男人的年纪看上去顶多是一个“哥哥”,看上去健壮有活力。两人继续聊到了晚饭时分,面对我的各种不安分捣蛋,仿佛都置身事外,感到无聊的我就干脆跑开。和段叔叔的交谈期间,妈妈的脸上一直浮现出让我感到陌生的表情,那是当时的我还无法理解的小女人害羞的妩媚。晚上段叔叔请我们在宾馆楼下的小饭馆裏吃饭,妈妈在饭桌上至始至终都表现的像一个矜持的淑女,眼睛裏像是掺了水一般,充满暧昧的凝视着段叔叔。作爲小孩子,直觉其实是很敏感的,我明显的感觉到母亲对段叔叔的好感和对我的轻视,遂在饭桌上不时故意闹着小脾气。倒是段叔叔表现的十分大度和绅士,不停的化解着妈妈的尴尬,整个晚上都笑眯眯的。饭后,段叔叔依然很绅士的坚持送我们回房间,上楼开门后我立马躺床上打开了电视机,妈妈则在门口和段叔叔小声聊着天,我听见段叔叔嘴裏说着“明天怎幺怎幺样”以及“一个女人在外不容易”之类的。两个人看上去有些依依惜别,以至于说完再见之后,妈妈把门一关,留下我一个人,特意又沖出去,把段叔叔送下了楼。回到房间后,妈妈脸上明显流露出一丝失落和寂寞。整个晚上似乎都在想着心事,对我有些爱答不理的。给我洗完澡,妈妈习惯性的在行李箱裏寻找自己的换洗衣服,突然发出一声“咦”的惊歎声音,紧接着从裏面翻出来几根黑色的布条,并自言自语道“没想到把这个也带来了.....”随后妈妈嘴角突然一笑,转身进了卫生间,拧开了热水。不久,妈妈带着热腾腾的水汽从浴室裏走了出来。我全心投入在电视上,没有发现洗完澡的妈妈一直站在镜子的前面。宾馆裏的浴室旁边有一个很大的穿衣梳妆镜,我擡头看见妈妈正对着镜子反複打量着自己。我偏过头,从镜子裏的反光裏看到妈妈敞开着白色的真丝浴袍,没有像平时那样穿着一身浅色卡通样式的短袖短裤,反而是一身黑色的蕾丝边内衣裤,全身白花花的嫩肉大面积露在外面。妈妈顶着一头湿湿的长头发,专心看着镜子裏的自己,慢慢地涂起了口红。感到困惑的我出声问妈妈:“妈妈,你现在爲什幺要抹口红呀?”正对着镜子弓下腰,左右嘟嘴的妈妈听到后先是一愣,转过头突然对我笑道:“宝贝~你说妈妈漂亮不?”说完她转过身,一手把真丝浴袍撩在腰上,做单手叉腰状面对我站着,露出来全身更多的白嫩肌肤。记忆裏妈妈的胸部一直都是特别宏伟的存在,而眼前黑色胸罩把两个巨大的雪白半球狠狠勒出一道深深的乳沟,更显喷涌而出之势。下半身平坦光滑的腹部上还沾着点点水珠,一两滴向着可爱的小肚脐流去。腰部被一条颇具时尚感的黑色蕾丝所点缀着,一双修长洁白的长腿微微叉开,有些像稍息的军姿。看到这幅美丽的肉体,我本能的感到一丝亢奋。不过因爲是小孩子,这种情绪也很快一闪而过,剩下的只是觉得单纯的好看,于是笑着回了她一句:“嗯!好看!性感!”妈妈一听,立马笑嘻嘻地走了过来,“哟哟哟,小坏蛋还知道说性感呢~说,跟谁学的啊~”说完走到床边,两只手轻轻捏住我的小脸。我笑着向后倒去,妈妈也笑着俯下身来,对着我的额头亲了又亲,“来来来,印个口红印~”“哈哈哈,不要不要~”我左右挣扎着,巨大的雪白酮体贴近自己,光滑柔嫩的肌肤摩擦着我的肌肤,让我的下半身竟然有些微微的勃起。用力亲完很响的一声后,妈妈翻身到床下,没有帮我擦掉头上的口红印,反而在行李箱裏翻出了一双黑色尖头高跟鞋,坐在正对床边的沙发上穿了起来。我依然还保持着一些亢奋的情绪,翻过身趴在床上想看看妈妈到底想干什幺。妈妈站起身,看着镜子不停地向后退,仿佛是在找可以看到全身的位置。退至床边,妈妈停住脚,随手将身上的白色真丝袍往旁边一扔,双手叉着腰,像是模特一样对着镜子不停左右比对着。这时我惊讶地发现,妈妈的屁股后面只有一条极爲细长黑色的窄布,如同勒着屁股沟一般,把整个雪白光滑的臀部直接露在外面。那时的我还不知道有丁字裤这幺一种东西,于是指着妈妈的屁股哈哈大笑,“大屁股!羞羞羞!哈哈哈哈~大屁股~”意外的是,妈妈听到后却没什幺害羞的反应,反而露出了一种自信的神色,还侧过身子将屁股对着镜子,用手轻轻抚摸着上面光滑有弹性的雪白皮肉。面对自己的妖豔肉体,妈妈的眼睛裏浮现出一丝癡迷。我看着妈妈完全沈浸在了自己的世界裏,于是逐渐失去了兴趣。也许是白天玩的太尽兴,继续看了一会儿电视之后,便不自觉地睡了过去。不知过了多久,半梦半醒的我习惯性向旁边摸去,却发现妈妈的身体。我睁开眼睛,这时候耳朵边传来一丝轻微的女人呻吟。房间裏的大灯已经关了,只有打开的卫生间还留有一个小黄灯。我轻轻转过头,发现妈妈正躺在一旁的沙发上,披着的白色真丝长袍大大的敞开着,裏面还是刚才的那一身性感的黑色内衣裤。大大叉开的两条大白腿,搁在沙发上的一只脚上依旧挂着那双黑色的尖头高跟鞋,摇摇欲坠。妈妈眼睛看着远处的镜子,一只手伸进内裤的前面不住的快速揉动,一只手把左边的乳房从胸罩裏拉了出来,手指在乳头的位置狠狠的揉捏,嘴上不知什幺时候画上了比刚刚还要浓重的红唇,发出急促的哼叫呻吟声。我不明白妈妈究竟在进行一种怎幺样的行爲,当时只知道乳房是女人不能显露给世人的禁忌,露出奶子对我来说确实是一件很“羞羞”的事情。自己正是对母亲的身体感兴趣的年纪,以前睡在妈妈身边手裏不规矩的时候,妈妈总是笑着用“小坏蛋”骂我,然后加以无情的制止。现在能尽情偷看妈妈外露的乳房,对我而言是未尝一件令人激动的事,所以自己并没有声张,依旧悄悄地观察者。妈妈抚摸下半身的手不知什幺时候开始越来越快,嘴裏的呻吟也越来越响。突然,妈妈略微侧过身子,挂着尖头高跟鞋的那条腿突然向着半空蹬直,接着全身都轻微痉挛了起来。抽搐大概持续了十秒锺,妈妈的腿无力的垂了下来,高跟鞋与地面发出“噔”的一声响。妈妈懒洋洋地打算朝我这边观望,我赶紧把头埋在了被子裏装睡。确定我没有醒过来之后,妈妈缓缓站起身,我听见向我靠近的高跟鞋,啼哒啼哒的声音在半夜裏格外清脆。妈妈靠着床边,把两只高跟鞋都脱下,换成拖鞋有些疲倦的走进卫生间,沖澡去了。我的小心髒扑通扑通的跳着,也不知道刚才的装睡被妈妈识破了没有。没过多久,妈妈从浴室裏走了出来,带着一身香气帮我调整了睡姿盖好被子,随后在我旁边躺了下来,长长的出了一口气,不在出声。我瞥见妈妈已经换回了那身平常的睡衣裤,闭上眼也慢慢沈沈地睡去……-------------------------------------第二天我和妈妈都起的不太早,太阳晒屁股了妈妈才起来慢慢梳妆打扮。可是我明显感觉到妈妈的心情非常好,化妆也特别仔细,不自觉还哼起了歌。被她好心情所感染,我也不由变得欢乐起来。巧在这天的太阳也特别好,蓝天白云晴空万裏,十分清爽宜人。两个人下楼简单的吃了一顿早餐,妈妈就带着我来到宾馆的栅栏门口,似乎在等待什幺人。还没开口问,我就看见一辆巨大白色的吉普车开了过来,段叔叔摇下车窗笑着向我们招了招手。妈妈微笑着,马上抓紧我的手飞快的跑了过去。这天妈妈穿的是一身特别干净素雅的天蓝色长裙,脚上是一双素雅的凉鞋,看起来年轻的像一个小姑娘。妈妈主动坐在了副驾驶的位置,把我一个人留在了宽阔的后座上。我问正对着段叔叔微笑的妈妈:“去哪儿啊妈妈?”,妈妈刚要撇过头来,段叔叔就笑着对我说:“今天叔叔带你去海边的沙滩玩儿~”我有些疑惑地说:“楼下不就有沙滩幺?”段叔叔笑着说道“这儿的海滩可赶不上今天我们要去的地方~”说完对着妈妈有深意的咧嘴一笑。“快谢谢段叔叔!”妈妈看了我一眼说道,我随口应了一声,也没觉得有多大意思,就趴在一旁看窗外的风景。绕过一条条街道,段叔叔开车到了城市的郊区,四周开始出现一系列热带树林,在后座快睡着的我看到海的那一刻我高兴的大叫了一声“到了吗?”。段叔叔笑着回答道“没错小帅哥~到啦~”眼前的海岸果然明显感觉不一样,因爲人迹罕至,所以沙滩看起来干净细腻,没有其他多余的人爲建筑,除了几块大的礁石,就是一望无际的金黄,大海也因爲海岸线看起来尤爲宽广。我们把东西放在段叔叔一个朋友没人住的小别墅裏,别墅临近沙滩,是个很大气的海景房。一群人来到海滩上,我沿着宽阔的沙滩,在阳光和蓝天白云下兴奋的奔跑,沙地的柔软带给我十足的安全感。妈妈则和段叔叔走在后面,段叔叔脖子上挂着一个相机,擡起手顺手给妈妈拍着照片。我跑回来对着相机捣乱,段叔叔笑着对我按动着快门,接着又对妈妈说“姐,你朝这边站,那个方向有些逆光”。“........还是算了吧,我今天都没怎幺化妆,不好看……”妈妈似乎有些害羞。骗人,明明今天出门之前精心準备了好久!“好不容易出来一趟,况且在外难得交个朋友,留个纪念总是好的~”段叔叔笑着不断劝说着妈妈,妈妈也没有再说话,害羞地笑着算是默认了,迎着海风拉着一顶太阳帽,不断配合着段叔叔摆出各种姿势。海水蔚蓝清澈,一点也不像宾馆后面的浑水潭,我兴奋的不停在浅滩踩水。妈妈看到后立刻收敛起正对着镜头微笑的脸,对我喝止道“别把身上弄湿了!”“有什幺关系嘛,姐,孩子难得来一趟~”段叔叔和善地笑着。“可是……”“我看刚好,朋友家裏有给小孩儿的泳裤,他们一家子也常过来玩水的,借来穿下应该没问题。”说完段叔叔便对我招手道“走喽~换衣服先~”“这怎幺好意思呢……”妈妈还想说些什幺被段叔叔的摆手打断,三个人便回到了小别墅。段叔叔给我找出了一条不大的泳裤,我在客厅立马换上了。接着段叔叔对妈妈说道“姐,难得来一次,我朋友他老婆正好还有很多新的泳装,干脆和孩子一起玩吧~”。妈妈先是有些难爲情,连说不要,段叔叔又继续劝慰了好久,才低头答应。段叔叔一看敲定,高兴的说了声“好嘞!”便快速从二楼上拿下来了一个大购物袋,对妈妈说道:“姐,这些都是标準码的,肯定合身,你自己进去挑一挑你喜欢的~”妈妈忙说了谢谢,拿着袋子进了浴室,段叔叔这时候也换上了短裤,露出上半身结实的肌肉和浓密的胸毛。半饷,浴室的门打开了,妈妈穿着一身紫色比基尼从卧室裏走了出来。段叔叔的眼睛都直了,张着嘴半天没说话,妈妈有些不好意思的问道“会不会有些小……”比基尼是上下分离式的,下半身就是一条系绳的三角裤,上半身是绕过后颈的吊带式。只是也许尺寸出了问题,所谓标準码让妈妈的巨型胸部变得极爲扎眼,不仅侧面的白皙半球都露在外面,中间的伟岸沟壑让乳房显得是快要爆裂的果冻一般。“哦……不会不会,刚好刚好!姐你的身材真是太好啦!”段叔叔连忙说道。“哪有……都一把年纪的人了……”妈妈嘴裏虽这样说,但脸上高兴的神色看得出明显还是很受用的。“姐,依我看你比电视上的好多明星都要美丽性感!”段叔叔的露骨赞美让妈妈脸颊顿时红了起来。妈妈没有表态,只是默默把头发在头上挽成了一个发髻。收拾完毕我们便重新向海滩出发,段叔叔的脖子上依然挂着照相机。回到沙滩没了顾虑的我简直像是脱缰的野马,尽情的在海边拨弄水花,而换上了小尺寸比基尼的妈妈却明显多了些害羞和拘谨。段叔叔开始还在假装给我拍一些照片,可到后来却只对着妈妈频频按动快门。妈妈在段叔叔的不断鼓励下,也开始渐渐放开,在段叔叔的镜头下不断摆弄着姿势,脸上的笑容比刚才更加自信和妩媚了。雪白的肉体在阳光下可以看到一丝青色的血管,显得尤爲震撼,特别是当妈妈玩乐似的跑起来,一双大奶像是快要飞起来的水袋,惹得段叔叔惊呼连连,不断按动连拍,不久就用完了一卷交卷。段叔叔快速换上新的交卷,继续把镜头对準伸着懒腰、张嘴呼喊的妈妈的同时,我发现妈妈的一个乳房似乎因爲先前的大幅度运动,从侧面甩了出来,比基尼边缘露出了大片乳晕和半个乳头。可妈妈自己并没有注意到这一点,段叔叔也没有说出来,只是继续按动快门的同时,嘴裏不停的说着“对,姐,就这样,两只手擡起来~”我赶紧跑过去指着妈妈的胸部哈哈大笑“羞羞羞,奶奶都露出来了!哈哈哈!”妈妈一听,马上低下头查看,惊讶之后迅速整理了一下。随后突然擡起头,小嘴突然一嘟,对着还依旧继续按着快门的段叔叔怒目相视。“坏人!”说完便要上前佯装去打段叔叔,段叔叔连忙笑着假装闪躲,不断讨扰,两个人就这幺在一个小圈子裏笑着追逐打闹,而妈妈的乳房也在胸前激烈的晃动着,让段叔叔的眼睛一直就没有离开过那两团焦点。突然妈妈向着段叔叔使了一个绊子,段叔叔身子一歪,一下子倒了下去。被段叔叔拉着一只手的妈妈也整个人跟着贴了上去,就这幺直接扑在了段叔叔的身上。两个人顿时都不说话了,妈妈略微撑着两只手,盯着段叔叔,一对柔软硕大的乳房在段叔叔的胸膛前被压的扁扁的,段叔叔也直直地望着上面的妈妈,气氛有些微妙。直到我突然朝两个人泼了一下海水,笑着躲开。两个人先是一愣,随后也笑着站起身,来到了浅滩边,顺势展开了热闹的泼水游戏。伴随着妈妈被我和段叔叔一起袭击的引发一阵阵尖叫,妈妈胸前的大奶子也不断的走光,两个巨大白嫩的乳房自由的甩动在外面。段叔叔无惧于进水,对着妈妈疯狂的按着快门,而他的下半身从刚才起身时,一直撑的就像一根铁棍。我对于眼前的一切感到欢乐和滑稽,对即将发生的事,一无所知。-------------------------------------玩耍了一上午,一行人回到别墅简单沖洗。妈妈似乎已经不再避讳,和段叔叔打闹着进了浴室,紧紧的关上了门之后传来一声锁门的声音。换回衣服坐在客厅的我,听见两人在裏面的嘻嘻哈哈有些不耐烦。特别是妈妈还不时传出一两声高声的尖叫,随后却又被两人的笑声盖过。过了将近二十分锺,两人终于换好衣服从裏面走了出来,妈妈脸红红的,笑盈盈地到一旁吹干自己的头发,段叔叔则一脸神色自如,走过来和我开着玩笑。出了门,段叔叔载着我们到了最近的一家很精緻的小饭馆裏吃了饭。在段叔叔去洗手间的空档,妈妈贼兮兮的勾下身窃笑着小声问我:“你觉得段叔叔喜欢我不?”我翻了一个白眼,说了句“不知道!”虽然不明白妈妈爲何要问我这个问题,但本能的感到反感,有些鄙夷妈妈看见帅哥就走不动路的花癡姿态。饭后妈妈看见我眯着眼睛脑袋不住的往下点,就拜托段叔叔找了一根毛毯给我,暂时放我在车裏睡觉。我醒来后,发现自己依然躺在车裏,没有回到别墅的房子,也不是在破旧的小宾馆。看四周似乎是一个三面环海的椰树林,妈妈和段叔叔都不在车上,车窗打开着,车门也没锁。我揉着眼睛打开车门下车去找妈妈,向着远处的沙滩走去,隐约看到和椰树林的交界处有人影闪动。这时一棵椰树旁忽然伸出一条大白腿,脚上穿着的是妈妈今天早上出门的水蓝色凉高跟。我连忙跑过去,却听到妈妈清楚的一丝急促喘息。走近一看,原来段叔叔两手正端起妈妈的屁股,手指陷进白嫩的臀肉,嘴巴对着妈妈死命亲吻,妈妈整个身子都被压在树上,两条光溜溜的大白腿腿用力的缠住段叔叔的腰,下半身在段叔叔的小腹部不住扭动摩擦。看着妈妈脸上的迷醉表情,让我感到深深的背叛和委屈。我沖上前带着哭腔对两个“大流氓”喊道:“你们在干什幺啊!!”两个人顿时被吓了一条,妈妈立刻从段叔叔的腰上下来,撇开段叔叔抓住自己屁股的手,整理着自己被撩起来的裙子,到我面前蹲下不断安慰着哭泣的我。妈妈抚摸着我的脑袋,“宝贝不要哭不要哭,段叔叔刚刚见妈妈不开心,想帮妈妈的高兴一下而已,没有欺负妈妈~啊乖不哭不哭......”对小孩子而言,理由道理的具体含义本来就不太重要,看到妈妈关心自己的心急态度,我的气早就消了一大半。段叔叔一脸无奈的站在一旁,嘴上是被妈妈糊开的口红,妈妈的嘴上也是一片狼藉,我破涕爲笑,指着妈妈的脸,“两个大花猫,哈哈哈~”妈妈一听,和段叔叔互相看了看,脸顿时红了起来,附和着我轻声干笑着,随后相安无事。晚上本以爲要回宾馆了,可是段叔叔对妈妈说既然来都来了,干脆就好好玩儿两天再回去,反正他的朋友一两天之内也不会回来。我其实不是太想留下来,可妈妈完全没有客气和拒绝,轻微的点了点头默默答应了。傍晚段叔叔出去买菜和一些衣服洗漱用品,妈妈先在二楼帮我铺好了床,又到了隔壁段叔叔的房间打理,莫名其妙地给四周喷着香水。段叔叔回来后,亲自下厨做了一顿丰盛的海鲜大餐,妈妈在厨房帮忙的神色活像一个恋爱的小女人,这在家裏我都不曾看见过。饭桌上段叔叔特地关上了大灯,留着一盏小黄灯弄出了点烛光晚餐的意思。妈妈靠着我和段叔叔面对面坐着,含笑而矜持。我的风卷残云并没有影响到一旁两个人的奇妙暧昧的氛围,段叔叔不停说着一些幽默段子惹得的妈妈哈哈大笑,语调不同于平时,显得有些过分妩媚和虚假。一旁的我偶尔故意模仿着妈妈放浪的笑声,妈妈就挂着笑脸死命在我大腿狠狠掐一把,也不管我高声好疼,只是专心和段叔叔说笑着。“姐,你说你的身材怎幺保持的这幺好啊~人又这幺美,你的老公真有福气~”“哈哈哈,就会哄人~~”两个人的眼神交流早已经有些超越了常规,渐渐开始不动筷子,只是癡迷地凝视着对方。尽管被桌子遮挡,我还是看到了妈妈把一只脚从拖鞋裏慢慢伸出来,微微向前方擡起,媚眼如丝的盯着段叔叔。段叔叔身子明显一震,努力保持着淡定的样子,可眼睛裏的神色像是要把妈妈吃了。妈妈雪白的大腿跟在一前一后的移动,感到不对劲的我突然一下子歪下身子,低头到桌子底下想看看是怎幺回事。只见妈妈的一只光脚正在段叔叔的裆部不停的摩擦,段叔叔的左手也抓住妈妈的小腿肚子轻轻的揉捏。“妈妈!”我大喊起来,“你的脚踢着别人啦!”面对我义愤填膺的吶喊妈妈并没有什幺表态,只是慢慢把腿收了回来,低着头慢慢用叉子在盘子裏搅动着。段叔叔直直地看着妈妈,嗅了嗅自己的左手。奇怪的晚餐终于结束了,妈妈主动洗了碗收拾了厨房。段叔叔则去沖了个澡,出来穿着一条短裤,和看电视的我聊着天。待忙完后,妈妈就坐到一旁给我和段叔叔在一旁削着水果。这时段叔叔却突然示意妈妈“姐,去洗个澡吧,正好也给你买了新的睡衣,身上的衣服穿一天也汗了。”妈妈先是愣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起身去洗澡。进浴室前,段叔叔递给她一个大塑料篮子,妈妈好奇用手翻了翻裏面的衣服,脸一红,对着段叔叔的胳膊用力的打了一下,说了一句“坏人”,然后笑着拿着篮子进了浴室,段叔叔则显得特别开心的走了回来。没过多久,浴室方向传来了开门的声音,段叔叔满脸期待的看了过去,让我不禁好奇地偏过头打量。只见妈妈身上穿着一件蓝黑色的真丝吊带短裙,蕾丝边的上下摆只能刚好遮住激突的乳头和屁股。上半身的两个半球没有了胸罩的束缚随着走路不住的剧烈晃动,下半身一双雪白的长腿深处,是对比鲜明的黑色的蕾丝内裤。段叔叔长大了嘴巴说不出一句话,妈妈这时居然一点没有害羞的样子,对着段叔叔搞怪的嘟了嘟嘴,用两只手指轻轻比了比挖眼睛的动作,没有去吹头发,笑着走了过来。妈妈走到我的面前,拿起一个橙子,双腿直直地弯下腰,屁股对着段叔叔方向,给我慢悠悠的剥了皮,然后撕下一半塞在我的嘴裏。我欢笑地接过来,吃着满嘴的酸甜。妈妈俯下的身子让两颗浑圆的雪球几乎掉在了外面,尖尖的两个乳头直直的立起来,充满禁忌和暴露的吸引力,看的年幼的我有些血脉喷张。段叔叔则一直死死地盯着我们这边,盯着妈妈一直刻意擡起的屁股。过了好一会儿,妈妈终于把剩下的橙子扔进自己的口中,转过身拿纸擦了擦嘴,我才惊讶的发现妈妈的屁股背后简直一览无余,相比昨天晚上看到的丁字裤更加露骨,只有一根细细的带子,深深地勒进妈妈布满根根黑毛的肉缝。妈妈扔掉卫生纸,很自然的在段叔叔的身边一屁股坐下,鼓着嘴巴,看似幽怨却又充满笑意的看着段叔叔。段叔叔指了指自己的裆部,只见那裏如同铁柱一般把短裤撑起了一顶小帐篷。妈妈扑哧一声笑出声来,朝着那裏轻轻拍了一下,然后突然猛的握住,歪过头看着电视,手裏却不住的揉捏。段叔叔压着粗重的呼吸,也把视线转到前方。我觉得有些无聊,就把电视调到了动画台。这个时候一般大人往往会发出不满,然后适当的和我争执一下,这时候后方却一片安静。我以爲是妈妈今天心情好,默认了我的任性,便专注的看了起来。过了一会儿,到一个有意思的节点,我想跟段叔叔和妈妈互动一下,遂回过头对他们说道:“你们看,小毛球是不是很厉害!”可是妈妈不知怎幺正闭着眼睛,看似无力地摊在沙发背上,光溜溜的下半身正大大的敞开,段叔叔的手在妈妈雪白的大腿根和黑色内裤的裆部中央不停的抚摸揉动。“是啊,是是,真的很厉害很炫啊……”段叔叔跟我主动搭着话,手裏的动作却没有停下来。我感到很高兴,毕竟大人很少愿意和小孩子认真讨论动画的。于是我一个人看着电视开始滔滔不绝的讲起来。没过多久,妈妈突然“啊”的大叫了一声,我回过头,发现妈妈像昨天晚上一样,浑身正不停地颤抖。妈妈的大腿根像两根玉柱一样,把段叔叔的手死死的夹在中间,闭着眼睛喘息粗气,手裏依然隔着裤子握住段叔叔裆部的铁棍。“你们在干什幺啊?”“没事没事~白天妈妈和我都累了,我帮妈妈按摩一下,你看”说着段叔叔用被夹住的手又突然抠了一下,妈妈顿时吸了一口凉气亲戚,身体猛地蜷缩了一下,“你问妈妈,她舒服吗?”听到这话后,妈妈像是不好意思一样把头埋到了段叔叔的后背,用玉手重重拍打着段叔叔,段叔叔一边笑着躲闪,一边和我继续谈论着动画剧情。好一会儿妈妈才把涨红的脸擡起来,眼睛一直没敢向我这边看,披散着一头还是湿漉漉的头发,有些木然的望着电视机。下一次我从电视上转过头的时候,妈妈已经正整个上半身都趴在段叔叔的腿上了。段叔叔拿着一个抱枕挡住了妈妈的头和他的裆部,妈妈雪白的大屁股和腰身则完全袒露在外面,两半屁股中间被一条黑丝带死死的勒住,闪动着着一丝丝水润的光。段叔叔向我比了一个“嘘”的手势,小声对我说道“妈妈睡着了……”我半信半疑,因爲明显可以看出妈妈的脑袋在段叔叔的腿上正轻微的上下摆动。段叔叔突然问我“毛妹的超能力是什幺啊?~”我一听顿时一下来了性质,像个专家一样指着电视裏的人物解说起来,段叔叔也一直“嗯嗯嗯”,表示在听。好一会儿我发现段叔叔没了声音,回过头发现妈妈刚好坐了起来,段叔叔快速整理了下裤子躺在沙发上喘着粗气,裆部的小帐篷已经塌了下去。妈妈刚準备伸手去拿前面的纸巾,段叔叔却突然按住妈妈的手,对我说道“你问问妈妈,刚才小毛球厉害吗?”我一听马上充满期待的看着妈妈,妈妈先是一脸惊讶,然后狠狠瞪了段叔叔一眼。在我和段叔叔的一起注目下,久久不肯开口的妈妈似乎咽下了什幺东西,呼出一口气轻轻口气说了句“厉害”,段叔叔立马笑着拍了下手。妈妈对着段叔叔的肩膀使劲拧了几圈,段叔叔笑着忙喊疼疼疼。看着两个人跟动画的热情互动,我也在一旁跟着开心的笑起来。

警告:未成18年不能看的视频_福利免费观看体检区_亚洲人成在线播放网站_中文字幕 无码亚洲含有成人内容!适合20岁以上人群浏览。请遵守当地法律法规不要随意转播! 免责申明
[未成18年不能看的视频_福利免费观看体检区_亚洲人成在线播放网站_中文字幕 无码亚洲] 版权所有 © 2010-2018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