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大家忘记网址,请使用永久备用网址 meira-nawal.com 来访问本站!网站公告 看片指南 留言求片
如果您觉得逼我啪好请告诉您的朋友, meira-nawal.com 备用网址发布 请收藏!
  • 女虐待狂
女虐待狂从第一次看到这一对美丽的姊弟照片以来,立花杏里的内心深处便涌出难以克制的虐待欲。那种魔鬼般的慾望点燃杏里的倒错官能火焰。刚满三十岁的成熟女人肉体,从光滑丰满的身上散发出女人的甜美体臭。但并不是追求男人的慾望,而是喜欢玩弄纯真少年的牺牲品。     一周前,大学时代的朋友向杏里请求暂时照顾加籐瞳和加籐良姊弟。杏里是K大学医学院毕业,选修的是外科。杏里的父亲是开业的外科医生,这也是她选择外科的理由之一。父亲的愿望是让独生女杏里继承外科医院。母亲早已过世的杏里,就顺从父亲的意思。     一个女人经营一家外科医院也是繁重的事情。父亲不断的劝杏里结婚招赘,想给杏里介绍几名年轻的医师,但是都被杏里以(还不想结婚)理由拒绝。这是杏里唯一没有顺从父亲要求的事。对美丽的女儿拒绝婚事,父亲由衷的感到不安,是不是身心方面有缺陷呢?     尽管父亲很担心,但杏里充分发挥外科医生的本领,能把病患处理得很好。本来就是开业的小医院,不会做攸关生死的大手术。可是大学医院有要求时,杏里便积极的参与手术。约半年后,父亲突然亡故。杏里就决心继承父亲的医院,而她本人也有足够的才能。     患者对三十岁的美丽单身女医生都有很好的评语。某中也有被杏里的美所吸引,一点小伤就故意来治疗的男性病患。然而,杏里都一一的应付过去。在病患中,也有人说她对男人没有兴趣……可能是同性恋。杏里的坚决态度也受到患者们的尊敬。     杏里改装医院的内部设施,购买新的医疗器材,同时雇用一名新护士。这个护士便是川村京子。比杏里大二岁,亦即三十二岁。京子离过婚,和公务员的丈夫结婚半年就离婚了。     「我是……同性恋。」     京子坦白的告诉杏里。杏里并不想追问离婚的理由,但对京子的话感到莫大兴趣。不一定每个人都有正常的性慾,有人对一般的性交不能满足,不只是男人,女人也一样。     虽然形态不同,杏里知道自己在正常的性行为中得不到性高潮。杏里每一夜都手淫,手淫的对象全是美少年,所以对表白说自己是同性恋的京子,产生一种亲切感。杏里也没有对京子隐瞒自己是虐待狂,有异常的性癖。     「我好像能了解杏里大夫的心情。」     京子在这方面似乎是杏里的理解者。     「嘻嘻,这要看有没有那样的机会,我想是不可能的。」     「不会的,一定会有能满足大夫慾望的可爱小弟弟。」     京子是单身,所以愿意照顾忙碌的杏里,开始在医院里工作。不久后出现非常适合做杏里淫猥愿望的牺牲品。     「杏里,只是短暂的时间,能不能帮忙我?」     「什幺事?」     来找杏里商量的是大学时代的同学松冈盟子。     「是这一对姊弟……」     盟子拿出一照片给杏里看。照片上好像是高中生的少女和少男,都穿着学生製服。杏里的视线开始集中在相片中的少年身上。好像从照片散发出年轻纯真的精液芳香,使杏里的下体一阵搔痒。少年的眼睛发出清彻的光泽。那是和经常在杏里的幻想中出现的少年一模一样。     幻想中的少年有一双湿润的黑色大眼睛。跪在杏里的面前,做出哀求的表情看着穿三角裤的杏里。少年是赤裸的。肌肤光滑细腻,长长的睫毛,胯下的白净阴茎仍然是包皮。这是多幺可爱的小弟弟……就好像从精灵之国迷路出来的少年。     「女王……」少年向杏里说。     「你对我有什幺希望吗?」     「请用女王的玉脚踩我的阴茎吧。」     「什幺?你的阴茎。」     「是,拜托女王。」少年湿润着眼睛,拼命的哀求。     「那样希望我踩阴茎吗?真是骯髒的鸡鸡,真令人讨厌的孩子。」     「求求女王,什幺命令我都接受,所以请用力踩我这个坏鸡鸡吧。」     「即然你这样请求,我可以踩,但以后要好好的替我服务。」     「是,女王。」     「那幺,你仰卧在地上吧。」     少年听到杏里的话,就躺在白色的大理石地上。     「啊……女王。」     杏里用脚尖轻萎缩在胯下,无毛的包皮阴茎,然后用力踩。杏里的脚掌感受到肉的弹性。     「唔……啊……」     少年张开嘴,发出分不出是欢喜或呻吟的声音。继续在脚尖用力扭动,脚掌下的弹性逐渐增加,能清楚的感觉出阴茎开始勃起。     「嘻嘻,太好了。鸡鸡在我的脚下变硬了。真是不老实的鸡鸡。」     受到杏里的玉脚玩弄阴茎,阿良无法克制涌出来的快感。越是用身踩,阴茎越膨胀。     「嘻嘻,像硬皮球……而且还在震动。」     从杏里的眼底散发出冷漠的光泽,更在脚尖上用力。阿良的忍耐也达到限界。     「啊,我已经……」     少年扭动柔软的身体,膝盖头颤抖后,从勃起的阴茎射出精液。杏里看在眼里,觉得非常可爱。     「嘻嘻,好坏的鸡鸡,还有包皮,没有完全成熟就这样……这是需要惩罚的。」     杏里在心里想,还要折磨这个可爱的小弟,一直到他哭着请求原谅为止。对了,乾脆把这个骯髒的鸡鸡割下来吧。强烈的虐待欲,在杏里的心中燃烧。且是无法抑制的,完全倒错的官能。     少年躺在地上,好像还在射精的馀韵中,杏里当着他的面,脱去乳罩和三角裤。     「你说过什幺都要听我的。」     「是的,女王。」     「不可以只有你一个人痛快。现在用你的嘴和舌头,把我的那里确实弄乾净吧。」     「是,我非常愿意服务。」     少年的包皮阴茎仍然勃起,一直都没有萎缩的现象。杏里骑跨在少年英俊的脸上。阴茎已经沾满溢出的花蜜。     「小弟弟,舔吧。」     杏里用手指分开阴唇,慢慢的蹲在少年的脸上。     「唔……唔……」     湿湿的秘肉压在少年的嘴上。少年的舌头开始在杏里的阴唇上舔,动作并不熟练,但有说不出的新鲜感。     「啊……太好了……可是还要用力。」     强迫少年做口舌服务,杏里陶醉在倒错的快感之中,扭动浑圆的屁股,发出甜美的哼声。     「啊……啊……」     最敏感的肉芽,突破薄薄的包皮冒出。少年把肉芽含在嘴里吸吮。杏里骑在少年的脸上,伸出右手用力抓少年勃起的阴茎。     「唔唔……」     杏里在手掌上用力,把阴茎的包皮拉开。露出鲜丽的粉红色龟头,是尚未经过女人的蜜汁浸泡的阴茎。     啊……多幺可爱的小鸡鸡,以后我会用很多时间折磨这个鸡鸡,要把最后一滴精液也挤出来。啊……想到这儿就受不了。杏里的幻想到达这里就进入高潮。用自己的手揉搓富有弹性的乳房,同时捏弄充血的阴核。以前是在妄想中的可爱少年,现在知道真的存在。     「杏里,你怎幺了?」     盟子见杏里只是看照片,什幺话也不说,感到奇怪。     「嗯?什幺?」     杏里这才回到现实。眼睛离开照片,面对盟子。     「这一对姊弟是苍树高中三年级和二年级,算起来是杏里的学弟和学妹。」     「哦,应该是吧。」     「姊姊是加籐瞳,弟弟是加籐良,是我亲戚的孩子。」     「他们怎幺了?」     「我这个亲戚,夫妻俩前几天因车祸丧生。」     「真的吗?」     「是呀。所以来找我,可是事出突然,我有困难……」     「那是当然吧。另外也有亲戚吧?」     「有是有,但马上收养,也很困难。」     「你来找我商量这件事吗?」     「杏里,只有你,还能做这样的要求。只要一段时间就可以。能不能让他们两人暂时住在你这里呢?」盟子露出恳求的表情。     「这件事……太突然了……」杏里露出困惑的表情。     「杏里,我只有拜托你了。」     这是好友盟子的恳求,不便完全拒绝。     「不过,我的工作很忙。也许不能把他们照顾得很好,这样也可以的话…」     「杏里,我会感恩图报的。」     虽然是短暂时间,但要照顾陌生的姊弟,对杏里来说还是很麻烦的事。可是在杏里的内心深处涌出淫糜的慾望也是事实。美少年加籐良和经常出现在杏里幻想中的少年一模一样。     嘻嘻,太好了。竟然有了能满足我的慾望,安慰我的宠物……我会盛大欢迎。杏里的心情不知不觉的有了这样的反应。

警告:未成18年不能看的视频_福利免费观看体检区_亚洲人成在线播放网站_中文字幕 无码亚洲含有成人内容!适合20岁以上人群浏览。请遵守当地法律法规不要随意转播! 免责申明
[未成18年不能看的视频_福利免费观看体检区_亚洲人成在线播放网站_中文字幕 无码亚洲] 版权所有 © 2010-2018 all rights reserved.